关于我们
  北京总部
  蓝信专题
  发展历程
  企业精神
  社会责任
 


关于蓝爱迪的故事-《在路上》


《在路上》


     (王振和,简称和子,公司创业元老之一,现领导蓝爱迪销售改造团队,他写下以下文字,回忆在公司的成长历程。)


图:本文作者王振和于2006年穿越中国行动后聚餐畅谈中


      公元九九年八月某一天,我刚到公司工作的时候,见到一个简陋的办公室和没有穿上衣的三个人,其中认识武总和姜义,有一个不认识,问:是谁。答:请来的木匠。仔细一看,身体健壮。嗯!当木匠确实不错,告之,把桌子和凳子弄好吧。四个人围着小桌喝了一些啤酒。后来得知他不是木匠,是张永,涮我!

      第一份工作,武总说画图吧,把风机搞出来吧,问:“知道什么是风机吗?就是这个东东。”,随手在纸上画了三个圆圈。曰:“这就是。”


      和薛凌云背起小包,装着水和面包,找材料和加工厂,薛总的脾气很大,坐公共汽车和乘务员吵架,我是外地人怎么了,就不可以坐这里吗。



图:王振和、司机小汪、祝明涛、薛凌云 2006年于京福高速休息站


      十一月,武总说你去跑业务吧。就改行了,背个大包,坐了三十多个小时的车(在车座下面睡了两个小时)到了广西。

      和客户聊的不错,晚上他们主动说一起吃饭吧,就去了。点菜时吓坏我了:客户什么都敢要。偷偷出去给武总打电话:“他们什么都点,还点了王八。”武总说,“没事。”忐忑的吃了一顿。买单时八百多,身上就剩下几块钱了。

      夜里,起风。一只王八进入梦境,风来便诉,雨来便哭。


      接到通知,去江苏测量油档,刚跑了几天,回去吧。江苏的冬天真冷,那个小招待所窗户用塑料布,盖了两个被也不当用。熬!


      公元二000年,在湘潭住了一段时间,搞下了油档等合同共计八十多万,这是当时最大的合同了,对公司意义很大,对我的意义更大,因为签这个合同被迫吸烟(当时的物资科长告诉不吸烟就不签合同)。


      公元2001公司给每个业务员定了任务,四百万。一年时间奋战,直到十二月三十号签了最后一个合同,加起来401万,终于完成任务了,武总特批,坐飞机回来吧。到家的时候,已经虚脱了。


      公元2002的第一场雪,公司出现了一个名称,三难地区,华南王振和,西南邓红新,东南姜义,在公司的业务蒸蒸日上的时候,三难地区出现了萎缩。丢人。



图:公司某著名的三个胖子之一的肚子


     公元2003,公司出现另一个名称,三个胖子,北方祝明涛,华北赵更利,华东薛高明。他们的名称大的很,不过我们也不是三难地区了,虽然和他们三个比差一点,我们也行。对我家来说也是重要的一年,终于鼓起勇气买了房子。在这之前,曾经有一夜,走在北京的大街上,看见高楼林立,灯火辉煌,想:哪个亮着的灯是我家?现在终于有了那种感觉。


    公元2004,公司发展迅速,每个地区都不示弱,每天都有人在签合同,业务员在一起喝酒时说,老板们高兴了,你看大哥在那里算钱呢。这一年在公司同事的大力支持下,我签了1900万的合同,买了梦寐以求的宝莱。不是很久以前,公司的功勋车奥拓,是接老外和客户的,我们很少有机会坐。那个时候大家在一起喝酒时说,等我有钱了,我也买个奥拓。记得张永说等我有钱了,我包下上海那个著名的大厦顶层,最大的王八壳来两个,一个装大葱,一个装大酱,弄上一个二锅头。我就喝酒。咋地吧。



蓝爱迪销售副总:薛凌云


     公元2005,哥们们都在北京买房了,老刘说瞧你们刚来时那个熊样,现在又买房又买车,更不要脸的还买个奥迪,会开吗?咋的吧。我们在美国的基地起来了,武总当上了美国人的爹,还有啥不敢想呢。
公元2006,即将迎来我们七岁的生日,为了下一个七年,和更多的下一个七年。举起酒和往事干杯。

王振和           
2006-8-9(酒后)


后记:文中“美国人他爹”-总经理武海与06年在美国降生的女儿二宝 (摄于2008年)



Copyright © 1999 - 2009 lad1999.com, All Rights Reserved
蓝爱迪企业 版权所有 | 京ICP备05028958号